Sebby这里是你的墨汁馅饺子

我本是傻逼,还装的更傻逼【不】
漫威全员粉,燃少全员粉,也是刀男审神者一枚,最爱青江江。

【盾冬】DEAR DEER 下篇(吧唧鹿化梗,黄暴向甜饼)

é:


>>上篇 



*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……(呆滞


*请提前系好安全带x


*看这个鹿鹿,真呀真漂亮




***


咔嚓。


史蒂夫将手臂环过巴基的脖子,给他看手机里刚刚拍下的照片。“别晃啊。”巴基用一只湿乎乎的手稳住屏幕,“这他妈是什么怪物……”


“是可爱的小精灵。”史蒂夫面不改色地搂住他,“别担心,很快就会好了。”


巴基在他怀里翻着白眼。已经一个半月了,他现在整个背部都长满了褐色细毛,靠近脊柱的一带格外厚密,在灯光下泛着棕红的光泽;毛发由深至浅地蔓延到肩胛和腰侧,往下则和蓬松的尾部衔接,再往下就是白得发光的屁股。


照片里的他看上去就像个该死的完美的,白尾鹿主题人体彩绘作品。


小腿和小臂同样覆盖上了毛发,显出一片棕褐色的阴影。如果他好好穿上衣服,还勉强算是个四肢纤细但汗毛过度旺盛的小伙子。(如果能忽略那该死的完美的鹿尾巴。)




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手指和脚趾都还健在,躯干也没有变形。看来这个半成品基因融合实验无法对人类的肌肉和骨骼产生影响,而最先产生变化的耳朵现在开始掉毛,轮廓也在逐渐缩小。


但天知道史蒂夫挂在嘴边的“很快”是多久,巴基觉得自己可能在那之前就会热死。鹿绒的保暖效果简直惊人,他躺在地板上翻来覆去像在煎牛排。


说到牛排,史蒂夫最近真是非常、非常地令人讨厌。


他不让巴基吃肉。


“鹿是草食动物,”史蒂夫一脸认真,“吃肉不会让你不舒服吗?那天早上你吃了一片培根就吐了。”


巴基挣扎着想去开冰箱门,无奈一双强有力的超级士兵手臂死死箍住了他的腰,“不舒服是因为老子他妈的快中暑了!”


两人在冰箱前的地板上扭成一团,直到巴基用左手把冷冻柜的门揪了下来——哐当一声巨响让史蒂夫产生了几秒钟的愣神,巴基在这个间隙里扑上去抱起一个装满冻肉的抽屉,然后一脚蹬在他肚子上。


“肉!”巴基愤怒地瞪着他。




史蒂夫的视线不自觉地移向他额前高耸的、分叉的鹿角,看上去已经是健壮的成年雄鹿的角,分别以流畅的弧线向内弯曲,尖端收窄成锥,呈现出完美对称的形状。角的表面有着类似树皮的纹路,在与额头皮肤的交界处覆盖着一圈薄薄的细短绒毛。


真美。史蒂夫在心中惊叹,他看着巴基额前散落的棕发(发梢的颜色变浅了,看起来像染成了一种梦幻的渐变色)、皱起的眉毛、睁得圆圆的灰绿色眼睛,微微张开的嘴唇,脸庞因为气恼而发红,眼眶也湿润着。


他的面容和那两支不属于人类的配饰出奇地相衬,加上仍然线条优美的肌体,胸口的棕白色、手臂的浅褐色……让他整个人都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野性魅力。




砰!


巴基把整整半只冷冻火腿按在史蒂夫脸上。


“我说我要吃火腿蛋,你一个人在那硬个什么劲?!”


***


DAY 50.


巴基仍然对肉类望眼欲穿,但也确实在摄入油腻食物之后频繁地感到恶心反胃。这更像是某种心理作用,毕竟他曾经在太阳报的新闻里看到白尾鹿啃食人类遗骸的视频。


“谷歌还说有白尾鹿吃过小鸟,”史蒂夫说,“但我觉得应该谨慎一点儿。你知道鹿也是反刍动物么?”


“噁……”


史蒂夫拍着他的背,“我明天给你做点麦麸饼。”


对方一脸怨气地看着他。


缺乏运动可能是另一个原因,在纽约的大夏天变成一头鹿让巴基无法出门。没有晨跑、没有健身房、没有公园散步、没有徒步旅行,甚至也没有试图炸掉一栋楼的邪恶反派能让他扛着机枪上去打一架。他宅在家里吃着过量的薯片和冰淇淋,原本块块分明的腹肌逐渐连成了一片柔软的肚皮。


他们也试过在天还没亮的凌晨出门,鬼鬼祟祟地沿着街道跑了两圈。第二天史蒂夫就在手机推送里看到“诡异!布鲁克林深夜惊现鹿角幽灵”之类的标题。


巴基倒着瘫在沙发里,把两条毛绒绒的长腿挂在靠背上。“你打个电话给寇森借台直升机吧,我们一口气飞去南极怎么样?我现在自带防寒衣,雪地裸奔都没问题。”


除了定期通过加密邮箱发送局部照片给皮姆博士,他们也没有向更多的朋友透露这件事。


但娜塔莎还是知道了。




“她可真是个情报天才,不是吗?”巴基看着手机上闪动的视频邀请,眼神就像下一秒就会把这个不停振动的小工具给捏爆。


史蒂夫果断地按下拒绝键。


“我要是你就不会这么做。”巴基说。




三天零十五个小时之后,巴基独自在家,娜塔莎按响了门铃。


“嗨,”红发女郎冲着监视器抬了抬下巴,“小鹿巴基在家吗?”


“不在。”


“你说什么?”


“……进来吧。”




“裙子不错。”娜塔莎坐在他们的沙发上,捧着冰箱里最后一罐海盐冰淇淋。


巴基低头盯着自己的苏格兰裙(由一张旧的格纹桌布改造而成)——他这个月来头一次觉得背后(和腿根)嗖嗖发凉。


“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坐在那儿,”他干巴巴地说,“毕竟我和史蒂夫昨晚可能弄了些不可描述的液体上去。”


娜塔莎的脸色变了,巴基扳回一局。


“鹿角很适合你,”她优雅地站起来,高跟鞋的鞋跟像刀尖一样钉在地板上,“我昨天才在ebay上看到这样的定制玩具。评论里有人说ta的伴侣简直为此疯狂。”


“……确实效果很好,”巴基咬着牙说,“我们的沙发可以证明。”


娜塔莎笑了大概有五分钟吧。


***


“所以你真的一切都好吗?除了性生活之外。”


巴基看着他们的美艳朋友把冰淇淋挖得见了底,“其他一切都不好。除了莴苣和橙子之外我吃什么都想吐,我宅在家里一个劲地长毛,我的体重快超过两百磅了。”他捏起肚子上的肉,“世界上除了史蒂夫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觉得这很性感。”


娜塔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面色渐渐凝重起来。


“亲爱的,你是不是怀孕了?”


“……”




史蒂夫拎着购物袋回到家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——娜塔莎骑在巴基的脖子上,然后巴基向前猛跨把她摔上餐桌。


他目瞪口呆甚至没来得及上前阻止,巴基低着头用一对鹿角把她抵在桌面上,身后的鹿尾巴毛发蓬乱地高翘着。


***


“所以为什么打架?”


“因为她想摸我的尾巴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史蒂夫沉默了,继续给他身上抹着沐浴泡沫。


八月的气温飙升到了让人呼吸困难的程度,他们仍然秉持着节俭的习惯只在晚上开冷气。巴基忍无可忍地要求史蒂夫帮他做全身除毛,即使毛发再长出来的时候他会变成一棵带刺的仙人掌。


“我从背后开始刮起,”史蒂夫说,“把头低一点。”


嗡嗡——


电动剃须刀沿着巴基的后颈慢慢往下,在拔除脊背中央那些相对粗硬的毛毛时带来了轻微的刺痛。其余地方则是持续的震颤和麻痒,水流冲过后弥漫起一阵清爽的凉意。


史蒂夫一只手操纵剃须刀,另一只手则在刮净的光裸肌肤上轻轻地按压着,时不时捏掉细碎的毛发。


“尾巴……”那一团蓬松的毛发浸湿了泡在水里,像柔软的海藻一样轻轻摆动。


“尾巴不用刮。”巴基闷闷地说了一句,角的重量让他的脑袋止不住地往下沉,已经有些犯困了。


……


 


***


巴基伸长手臂掐住他的脖子,鹿角的尖端几乎戳到史蒂夫脸上。


“你是戴了什么该死的凸点套子还是别的变态小玩意儿?”他一边咬牙切齿、恶狠狠地逼问,一边又疼得眼泪汪汪。


“没有啊……”史蒂夫举着药膏一脸无辜,“我们从来没有用过那个,你知道的。”


“那是你该死的老二上长了倒刺吗?!”巴基气得脸都歪了,直接把手伸进对方裤子里一把抓住他的小兄弟。


史蒂夫倒吸一口气,手里的药膏扑哧一下被挤出来一大团。


巴基一脸狐疑地把手里的东西捏来捏去,确认它光滑的表面并没有什么异常。


“别……”史蒂夫连连抽气。


他腿间的器官已经难以控制地开始充血胀大,巴基突然一脸惊恐地放开了手。


他们面面相觑了几秒钟,史蒂夫呆呆地看着巴基,而巴基不敢相信似的又伸手进去摸了摸。




还真是他妈的倒刺啊。




字面意义上的,猫科动物倒刺。




***
他挨了两颗子弹,史蒂夫挨了一颗。


21世纪很快就会有两部新动画片了,《小鹿巴基》和《狮子王史蒂夫》。


巴基巴恩斯,九十多年来第一次对人生/鹿生感到如此绝望。






fin


【广告:瓦坎达风情鹅T了解一下】

哈哈哈哈哈哈语出惊人

盾冬樱花泡菜汉化组:

推特:@kaon0404
翻译:秃头